热门资讯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新闻

失联驴友获救后承担搜救费,体现“公共资源不为任性埋单”

生活报2021-11-19新闻14
如果说现场救援体现的是“生命至上”原则,完成救援之后的“算账”,体现的则是对管理制度的捍卫,以及对公共资源的维护。据红星新闻报道,8月15日凌晨0时40分,搜救人员带着两名被困“驴友”安全到达峨眉山下

如果说现场救援体现的是“生命至上”原则,完成救援之后的“算账”,体现的则是对管理制度的捍卫,以及对公共资源的维护。

据红星新闻报道,8月15日凌晨0时40分,搜救人员带着两名被困“驴友”安全到达峨眉山下的搜救前方指挥部,救援行动圆满结束。此前,这两名“驴友”在峨眉山后山原始丛林探险已经失联5天。在经过当地消防、公安等部门连续多日搜救后,终于将两人成功营救。据了解,因擅进景区未开放区域,两名获救驴友被罚款并承担2万余元搜救费。

救援中。

驴友热衷冒险无可厚非,但有些驴友所冒之险,不仅仅是身体极限和自然挑战,而是景区管理规定和相关法律法规,因一意孤行而身蹈险境者大有人在。每次出现类似情况,都是对应急反应机制和现场救援能力的突击考试。

从呵护公民人身安全的角度看,无论任何人遭遇危险情况,相关部门都有必要及时组织人力物力展开救援。不过,从维护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如果救援成本全部由政府财政或者救援机构埋单,显然又是有失公允的——个人任性导致的后果,岂能以损害公众利益的形式“照单全收”?

如你所见,此类救援大多发生在人迹罕至、自然条件错综复杂之处,即使是专业救援人员,也往往因此承担巨大的风险和压力。如果说现场救援体现的是“生命至上”原则,完成救援之后的“算账”,体现的则是对管理制度的捍卫,以及对公共资源的维护。

据报道,对于两名“驴友”违反《峨眉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条例》擅自进入峨眉山景区未开放区域的行为,峨眉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对其批评教育并依法责令其改正和作出了罚款处理。目前两人已履行罚款义务,并依该《条例》规定承担2万余元搜救费用。

实际上,“有偿救援”已有先例。据媒体报道,2018年7月1日,《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正式施行,黄山景区启动实施有偿救援,对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等情形的游客或驴友,由自己承担相应救援费用。

因驴友擅闯禁区而起的救援,景区也都条分缕析有约在先,据此作出处罚、要求“有偿救援”没有任何异议。相比之下,那些不在景区范围之内、没有相关管理细则的地方出现类似险情,搜救成本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不久前,“女大学生青海失联数十天”的消息牵动着公众的心,当人们为女大学生遇难唏嘘不已的时候,有一个事实同样应被关注。为了寻找失联女大学生,海西州蓝天应急救援中心耗时4天,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完成1000平方公里以上搜索。据媒体报道,他们每次救援,除了汽油、药品以及食物的费用,其他的都是参与队员自负。由于救援难度大、费用高的原因,该中心也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境。

相比起财政主导下的政府行动,民间救援队伍似乎更有理由要求“有偿救援”。如果每次救援行动都意味着庞大的支出,他们何以为继?从这种角度来看,明确“有偿救援”,其实也是为了保障更多人能得到救援。

关于“有偿救援”,并不缺少法律规定。比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由个人承担的费用。

个别任性驴友大多是一意孤行的个人冒险行为,在没有旅游经营者的前提下,驴友自己就应该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与义务。所谓冒险,不应该是因为自己的冒失,将个人安全和公共利益置于险地。而明确“有偿救援”,不仅是为维护公共资源作出补偿,而且也能倒逼驴友更加审慎对待自身行为,在展开冒险行为之前,既要考虑到自然环境和身体条件,也要考虑到活动风险以及由此产生的救援成本。

面对突发情况,及时救援是责任,成本分担是义务。只有明确了责任与义务的制度边界,才能在最大限度开展现场救助的同时,也最大限度维护社会资源与公共安全。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赵志疆

转自: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